7月1日购买绿证大限将届,争论了半年的绿证终究到来。

截止6月28日,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已经完成了三批绿证的核发工作,分别为230135个、131047个和2546235个,涉及能源项目102个,绿证表征的上网电量达到290741.7万千瓦。

290万余个绿证自7月1日起在全国绿证自愿认购平台上正式挂牌出售,已获得绿证的发电企业现在已经开始准备项目的宣传资料,开通银行账户,准备在全国绿证自愿认购平台上包装自己的绿证产品并挂牌出售。

而且,根据《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的规定,在2017年的绿证自愿交易的基础上,自2018年起将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迟来的中国绿证

在绿证之前,中国一直实行的是电力“定电价”补贴政策,这一政策是从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中引申而来,在过去的10年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电力装机规模,以及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产业技术都走在了世界前列。但与此同时,补贴政策也逐渐显现疲态。

一方面的原因是作为可再生能源补贴重要来源的电价附加,目前征收额度标准不够,即使从每千瓦时1.5分钱提高到1.9分钱,仍无法满足补贴需求。征收标准的每次调整手续繁复,周期很长,还存在很大争议。

另一方面是因为电价附加并不能按时足额征收上来,很多自备电厂用电,还有一些省市都不按要求上缴,导致该收的收不上来。这些问题的长期存在导致了补贴拖欠,数据表明,截至2016年底,全国光伏累计装机容量为77GW,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为149GW。可再生能源补贴不能按时发放,影响了新能源发电运营企业的现金流,尤其对于光伏企业更加严峻,因为补贴资金占到光伏电价的近70%,而目前光伏项目纳入补贴目录装机占比仅为44%,远低于风电的71%,很多光伏项目2年没有拿到补贴。

而且,现在的补贴方式,随着电力体制改革进展,也需要做改变。按照电改的方向,电价会逐步取消政府定价,形成以市场为基础的价格形成机制,现在政府制定的火电标杆电价会逐步取消。所以目前在火电标杆电价基础上的补贴方式,需要做出相应调整。补贴问题如果不能有效解决,会严重影响投资的积极性,最终影响我国应对气候变化自主承诺减排目标的实现,贻误光伏风电产业发展的大好时机。一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本可以领先全球的战略新兴产业可能因此而夭折。

因此,国家希望通过引入绿证制度作为补贴制度的补充,以缓解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突出难题。


2017年07月0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李俊峰:推行绿证需解决三问题

添加时间:

卢海龙:可燃冰有助能源安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