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煤炭去产能的契机,央企煤炭资源整合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国源时代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即中央企业煤炭资源优化整合平台公司,简称国源公司)成立以来,与专业的煤炭央企和涉煤央企进行了多次沟通协商。”国源公司总经理陈庆良在接受《能源》杂志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我们于2016年8月、12月和2017年5月,先后完成了国投、中铁工和保利的涉煤业务资产移交划转工作。”

煤炭作为我国较长时间内的主体能源,能否健康发展并完成自身转型至关重要,尤其是央企煤炭的发展,对于整个煤炭行业甚至能源行业都具有极强的带动作用。

自2016年中央企业煤炭资源整合平台公司成立以来,国源公司已经开展了许多实质性动作,那么这些实质性的工作进行得到底怎么样?接下来的整合又将怎样进行呢?

整合进行时

截至目前,国投所属上市公司(即原国投新集公司)、保利所属保利能源公司的股权及相关资产已经直接划转到中煤集团;国投所属国投煤炭公司、中铁工涉煤资产移交到了国源公司,并委托中煤集团进行管理。

“国投、中铁工和保利共移交划转煤炭产能超过1亿吨,资产800多亿元,员工47000多人。”陈庆良介绍道,“目前,国投新集公司已更名为中煤新集能源公司,与保利能源公司均由中煤集团作为二级企业管理;中铁工涉煤业务资产已委托中煤资源发展集团公司进行管理,开展相应的生产经营和资产处置工作。”

在煤炭行业“黄金十年”期间,一些主业非煤的中央企业纷纷涉足煤炭业务,到2016年共有22家中央企业有煤炭业务及资产。此次整合,国资委将所有涉煤央企划分为一、二、三类。其中,一类为专业煤炭央企,也就是神华和中煤;二类为电煤一体化企业,包括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国家电投、国投、华润集团和中铝公司;三类为其他涉煤企业,包括保利集团、中铁工、中煤科工、中航工业、新兴际华等。

“除了两大煤炭中央企业、五大电力,剩下的还有多家企业,对这些第三类涉煤央企,国资委要求原则上退出煤炭业务。退出之后怎么办,希望煤炭做得好的央企,比如神华、中煤来做专业化整合,这是目前国务院国资委比较明确的。”中煤集团企业发展部副总经理李志强谈道。

2015年底,中央企业共有煤炭产能12.8亿吨/年,资产总额超过1万亿元。受行业下行影响,涉煤中央企业面临产能严重过剩、产业集中度低、经营管理和安全生产水平不齐、亏损面和亏损额均较大,严重拖累其自身主业健康发展。基于此,2016年3月起,国资委开始筹划组建央企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到7月8日,专业化整合的国源公司诞生。

“为什么成立平台公司?因为在煤炭的黄金周期,很多央企进入煤炭行业,现在总共有22家涉及煤炭业务,很多主业不是煤炭。这个周期进入煤炭的资产估值高、成本代价高,现在单纯靠市场化退出损失和难度大,难有接盘者,所以国资委决定成立资产管理公司。”陈庆良解释道。

此次中央企业煤炭资源优化整合有三个目标。一是专业化煤炭央企做强做优做大;二是煤电一体化企业得到优化;三是非专业煤炭央企退出煤炭业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煤承担了接收和托管工作,利用此次整合使中煤的煤炭产能得到扩大,而且实现三家中央企业煤炭业务的全面退出。

据中煤方面介绍,中煤通过与金融机构协商,保证企业过渡期间资金安全,筹集资金近40亿元,有效解决了有关企业的资金缺口。而国投新集公司连续两年亏损的局面也得到扭转,摘掉上市公司ST帽子,化解了退市风险。此外,也盘活了部分停建优质项目,利用产能置换政策,为400万吨/年的里必煤矿证照办理打开了通道,即将开工建设;600万吨/年的大南湖七号矿井获得核准手续。

神华集团和中煤集团在此次央企煤炭资源整合中将共同作为专业煤炭央企发挥技术和管理方面的优势。而神华煤炭的体量已经超过四个亿,所以对于第三类涉煤央企的煤炭资源没有太强的意愿。而中煤体量相对小些,按照大集团专业化的道路有需求,所以整合过程中中煤可能承担得更多。

国资委提出通过此次资源整合做强做优做大专业煤炭央企,并且发改委规划“十三五”期间着力打造2~3家4亿吨级特大煤炭企业集团。通过一系列的整合工作,中煤新增煤炭资源储量300多亿吨,总储量达到近600亿吨。在电力业务上,中煤一煤独大的结构性矛盾得到改善,整合了一批电厂,控股装机规模达到了1000万千瓦左右。而且增加了一家上市公司,融资能力得到提升。

据了解,从2016年起,整合将会在三年时间内基本完成。2017年的煤炭整合主要通过两个渠道来开展:一个是通过国源公司继续推进央企煤炭资源优化整合,确保整合产能达到8000万吨;另一个是加快推进煤电行业重组整合,这是更大层面的整合。

资产债务何解

国源公司是由资本运营公司和专业煤炭央企组建的资源管理平台公司,由中国国新、中煤集团、中国诚通、神华集团共同出资设立。四家股东单位大力支持国源公司开展工作,派出了员工到平台公司。

国新和诚通是国资委确立的资本运营公司,是优化中央企业资本布局结构和服务提质增效、创新发展的重要平台,具有市场化、专业化的队伍,具有资产和债务重组的经验优势,也在争取金融牌照等资质,为产融更好地结合创造条件。

目前,煤电一体化企业和其他涉煤央企的负债率均在75%以上,债务负担较重,如单纯依靠专业煤炭企业接管,企业自身力量难以承受债务之重,需要多方面、多渠道寻求融资支持,国新和诚通在国源公司将发挥关键的作用。

毋庸置疑,煤电一体化企业的煤炭业务资产是接下来重组整合的重点,这些涉煤资产多是在市场高位时候买入,代价比较大,多数煤电一体化企业倾向于移交一部分盈利能力弱的资产,总体资产负债率偏高。而专业煤炭央企自身承受能力有限,如按照现在的移交和接收路径,债务负担比较重,存在较大经营和财务风险。

已经进行的整合都是在涉煤央企之间进行,移交涉煤资产均为央企国有资产,因此资产主要采取无偿划转的方式,由国源公司、专业煤炭央企、相关涉煤央企三方协商,可直接划转专业煤炭央企,也可以先划转国源公司过渡,同时也可以采用挂牌交易等市场化方式进行资产处置。

关于债务,则由国源公司与原涉煤央企签署移交协议,明确将来由专业煤炭央企接收的债务有几种方式。首先,对于内部委托贷款,资产负债率超过75%的可协商实施债转股或者先实行挂账停息,今后借款主体有偿还能力的积极偿还。其次是外部金融机构贷款,贷款主体不变,随资产、业务一并划转,委托管理期间,由原涉煤央企、专业煤炭企业、国源公司共同协商担保、续贷等事宜。

“债务这块有几个途径,一是要充分利用好现有政策,银监会等部门出台了一些金融支持和债务处理措施;二是积极探索设立产业基金,由专业煤炭央企、煤电一体化企业、金融保险机构等共同参与。”陈庆良介绍说。

另外,诚通牵头发起设立的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国新央企运营基金分别在去年和今年成立,两个基金在推进中央企业“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改革、中央企业产业重组整合,以及推动煤炭、电力等领域优势中央企业实施产业重组整合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


2017年07月1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陈庆良 : 煤炭单纯靠市场退出难度大

添加时间:

邓舜:煤企亏损与成本高有关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