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杂志   作者: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张国宝  


当我听到全球能源互联网这个概念时,我最初的反应是:能源互联网不同于信息互联网,要靠电网的物理连接,这事很难。不仅难在技术,更难在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政治互信。但是又一想,国与国之间、地区地区之间、洲与洲之间,铁路、公路等不也实现了互联互通吗?现在覆盖全球的信息互联网很多人可能以为是通过空间的卫星实现的,其实大部分的信息是通过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洲与洲之间物理连接的光缆系统来实现的。

对此我本来也不十分清楚,后来因为我曾经分管过通讯工作,到国务院汇报太平洋海底电缆是我代表国家发改委去汇报的,所以我知道太平洋沿岸国家都通过海底光缆实现了互联。铁路交通航空实现了物理连接,光纤光缆也实现了物理连接,那么为什么电网不可能呢?主要是我们对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概念还不清晰,对全球能源互联网要达到的目标和有限的目标也不清晰。我对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谈以下四个建议:

1先易后难,循序渐进

不企求马上建成联结全球每个角落的能源互联网。能联的先联起来,能做的先做起来。即便过了50年还没有能够联成全球一张网,那也是很大的成绩。我1999年担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分管能源时,虽然我国的电力事业已经经过了新中国50年的建设,有了巨大的进步,但是东北、华北、西北、华中、川渝、华东、南方七大地区电网仍然互不相连。

现在全国连成了一张电网,但是仍有像西藏阿里地区这样没有接入全国电网的地方。全球无线通讯网可以说已经形成,但是也仍有没有无线信号的地方。不要一说全球能源互联网就想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连接在一起,这是理想化的概念。能逐步实现部分地区相联就是进步,就是成绩。

2历史视角,科学规划

重大基础设施要有历史感、战略观。凡是重大的基础设施都将对全局、对未来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大运河的开凿,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的开凿都对后世和全球交通运输的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习近平主席在任副主席的时候我曾陪同他到海参崴参观过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起点,有感于建设这条长八千多公里大铁路决心和它对后来远东局势走向的影响,我写了一篇“重大基础设施要有历史感、战略观”的文章,登载在求是杂志上。

近年我们谋划建设了中亚天然气管道,把中亚的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中国的天然气管道联结在了一起,又与此前建设的中国境内的西气东输管道相连接,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送到了北京、上海,乃至香港。谋划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有战略观。回首来看和展望未来,他又有着历史感。这样重大的基础设施需要有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谋划在世界上通过电网互联互通的输电工程,属于重大基础设施,由于现在国与国、地区与地区、洲与洲电网互联与交通、通讯比差距很大,今后建设的机会还应该很多。

3重大工程,示范先行

10年前由欧洲12个大型产业集团发起提出沙漠行动计划。设想在北非的沙漠地区建设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装置,再用输变电线路送往欧洲,以大规模提高欧洲的清洁能源比例。当然这个宏伟的设想涉及到复杂的国与国之间的协调,又没有中国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制度,现在也还没有实现。今天意大利的原环境部长介绍说,此计划还在推进中。

近十几年来,中国成功地建设了西气东输、西电东送、青藏铁路、南水北调等战略性的、历史性的工程,因为中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在中国西北的甘肃、青海、新疆等地有广袤的沙漠、戈壁,寸草不生,但正是发展太阳能和风电的好地方,也不会与农争地。

如果在西北地区规划1000~2000万千瓦可再生能源基地,辅以水电和储能调节,再用特高压输电送往东部负荷中心,则是一个可以和当年西电东送嫓美的重大工程,并且输送的是可再生的清洁能源,东部地区则减少煤电比重,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和示范作用巨大,现在十三˙五正缺少这样的重大而有意义的工程。只要领导部门下决心是完全可以办得到的。

在世界上这样的重大能源互联网工程一定还有很多。除前述的沙漠行动计划外,例如非洲刚果的大英加水电站,装机可达6000万千瓦,如果能建成非洲电网,输往非洲各国,则可解决非洲许多贫困地区的用电问题。

4政经并举,集成创新

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技术问题,与各国之间、该地区的政治外交关系密切相关。有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并不复杂,但是由于政治外交关系而不能实施。中亚天然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中缅原油天然气管道的建设都是在政经并举的情况下得以实施的。因此能源国际互联网的工作必须与联合国、国际组织、相关国家的外交工作密切互动,有些工作可以在联合国的框架下,国际组织或协议的框架下来推进。

各不同学科间的融合集成创新非常重要,有些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是在跨学科的集成创新下发明出来的。过去被称之为弱电的通讯技术发展迅速,移动通讯即将从4G进入5G时代。我曾经和华为公司的高管说过,如果把你们通讯技术能够用于电力的调度和控制,也许能为华为开拓一个更广阔的领域,也会为推动智能电网做出贡献。我们现在讲智能电网,如果能使通讯技术与电网技术,或者说把称之为弱电的技术与强电的技术融合、集成,也许对推进能源互联网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2017年10月1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张国宝:能源互联网应循序渐进

添加时间:

韩晓平:煤电双方应遵守长协协议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