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工报


2020年以前,我国能源革命主要还应集中在煤炭的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在近日于北京召开的中国能源研究会2017年会上,多位院士及专家如此表示。

会议认为,我国能源发展仍存在整体效率偏低、化石能源面临多重瓶颈、清洁替代任务艰巨等突出问题。要破解这些问题,就必须推动能源革命向纵深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提出,我国能源革命需要经历结构优化期、变革期和定型期3个阶段,即2020年以前,主要是煤炭的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淘汰落后产能,提高煤炭利用集中度;2020~2030年,主要是清洁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2030~2050年,形成新型能源体系,煤炭、油气、非化石能源消费比例达4∶3∶3。

谢克昌表示,虽然我国正在压缩煤炭比例,但我国国情及资源禀赋注定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是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完全"去煤化"行不通。

统计数据显示,煤炭占我国已探明化石能源资源储量的97%。与会院士一致认为,煤炭要革命,但不是"革煤炭的命",而是在"减煤"的同时,实现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最大程度降低排放和污染。

针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认为,首先要做到煤炭清洁生产,应增强煤炭科学生产能力,提高生产效率和洁净度;其次要适度做一些高端煤化工产品。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也认为:"若要实现煤炭的华丽转身,关键是加快促进煤炭安全高效智能化开采和清洁高效集约化利用,使之变成清澈透明的航空燃油或化妆品添加剂。"

王显政表示,在这方面我国一直在探索,从煤炭产品质量、燃煤发电、煤化工、燃煤锅炉、煤炭分级分质利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等方面来推进煤炭清洁利用工作。目前我国现代煤化工已实现从示范到产业化的发展,煤炭直接/间接液化、煤制烯烃、煤气化、煤制乙二醇等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现代煤化工关键技术攻关和装备研制取得突破;一批企业实现了由"卖炭翁"向"卖油翁"的转变。2016年,我国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气产量分别达到200万吨、650万吨、160万吨和15亿立方米。

2017年10月31日

李俊峰:互联网思维改造能源

上一篇

下一篇

谢克昌:能源革命需经历三阶段

添加时间:

任东明:如何引入可再生配额制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