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0 中国矿业报

“绿色煤炭资源量是指能够满足煤矿安全、技术、经济、环境等综合条件,并支撑煤炭科学产能和科学开发的煤炭资源量。”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工程院重点咨询研究项目“我国煤炭资源高效回收及节能战略研究”成果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项目负责人袁亮提出绿色煤炭资源量新概念,更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了绿色煤炭资源,并用绿色煤炭资源指数衡量绿色煤炭资源量在保有煤炭资源量中所占的比重。

 

该项目研究成果显示,我国可供开采的绿色煤炭资源量极其有限。我国预测煤炭资源量约5.97万亿吨,探明煤炭储量1.3万亿吨。而我国绿色煤炭资源量只有5048.95亿吨,仅占全国煤炭资源量的约10%。按照目前我国的能源需求和煤炭资源回收状况,绿色煤炭资源仅可采40年~50年,未来或将大面积进入非绿色煤炭资源赋存区开采,势必造成煤矿安全面临巨大难题。

 

对此,袁亮提出了我国煤炭资源开发布局战略:以绿色资源量为基础,绿色资源量丰富的区域保持或适当增加开发规模,绿色资源量不足的区域控制或减少开发规模;以精准开采技术为支撑,统筹考虑不同地质条件的煤炭开采扰动、致灾、开采引发生态环境破坏等因素,采用高效智能开采与灾害防控一体化的采矿新模式;以总量控制为导向,引导非绿色资源的煤炭产能有序退出,总量上严控新增产能,结构性新增产能与退出产能总体平衡。

 

袁亮表示,晋陕蒙宁甘区重点开发,华东区和华南区限制开发,东北区收缩退出,新青区(新疆、青海)作为资源储备。

 

晋陕蒙宁甘区资源丰富,煤种齐全,煤炭产能高,是我国煤炭资源的富集区、主要生产区和调出区,区内查明煤炭资源量8947.74亿吨,绿色资源量指数达0.57,占全国绿色资源量的73.2%,资源禀赋最为优异。当前至2050年该区域保持既有开发规模和强度,区域煤炭以调出为主,满足国内市场需要,同时确保实现可持续发展,既充分利用资源,又保护环境。

 

华东区查明煤炭资源量1191.35亿吨,其中绿色煤炭资源量418.32亿吨,绿色资源量指数0.44。区内主要赋存石炭二迭系含煤地层。由于华东区煤炭开发时间长,区内浅部资源已所剩不多,主力矿区已进入开发中后期,转入深部开采。该地区应限制煤炭资源开采强度,以供应本地为主,同时承接晋陕蒙宁甘区的调出资源。

 

华南区保有资源量1143.11亿吨,绝大多数分布于川东、贵州和滇东地区,其他各省属贫煤区,保有资源和剩余资源的绝对量普遍较低。煤层赋存典型特点是煤与瓦斯突出、突水等灾害严重,绿色煤炭资源量为253.15亿吨,绿色资源量指数仅0.31。该地区为煤炭资源净输入区,煤炭开发布局的调整思路是限制煤炭资源开采强度,为当地能源供给提供保障。

 

东北地区经过一个多世纪的高强度开采,现保有煤炭资源量普遍较差,开采深度大,很多矿井瓦斯、水、自然发火、冲击地压、顶板等多种灾害并存,治理难度大。该地区绿色煤炭资源量仅为46.1亿吨。东北地区对本地区煤炭的依存度下降,调整煤炭开发布局迫在眉睫,其调整思路为大幅降低东北地区煤炭开采强度,逐步退出。

 

新青区查明煤炭资源量3749.69亿吨,其中绿色煤炭资源量671.19亿吨,绿色煤炭资源量指数0.55。从资源开发难度来讲,新疆地区的准东、三塘湖、淖毛湖、大南湖、沙尔湖、野马泉等大煤田多为巨厚煤层赋存条件,缺乏成熟的开发技术。为保护青藏高原冻土环境,青海煤田暂不开发;新疆地区煤田暂不进行大规模开发,当前至2030年施行限制开采强度,到2050年可作为华东区的资源接续区,实现规模化开采。

2018年06月2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袁亮:引导非绿色资源煤炭产能有序退出

添加时间:

李廷:需要继续推进煤炭去产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